Gerd Wiesler走进图书店,拿起一本《献给好人的奏鸣曲》,翻开看到那句:谨以此书献给HGW XX/7,并表达无限感激。服务员问需要打包送人吗?Wiesler说:不,它是给我的。

献给在黑色凄冷下的一丝温暖,那一抹闪亮的人性。

上尉听着剧作家弹奏的钢琴,留下了眼泪。’真正用心聆听的人,难道会是坏人吗?’

黑夜里孤独无聊的上尉出神地听着这位剧作家弹奏的钢琴,窃听器两端,心灵的碰撞。这一曲献给那位用心聆听的人:好人

上尉被剧作家激怒,正准备拿着报告向上级汇报。上级给他讲述如何审讯那些艺术家,甚至让艺术家不再创作。上尉悄悄地收回报告单。

专制腐败,对思想的残害,甚过纳粹对身体的残害,一幕幕让他坚定了包含剧作家的信念。

剧作家:’克丽丝塔西兰,你是个优秀的艺术家,你很清楚,你的观众也很清楚,你不需要他’;克丽丝塔西兰:’不管你有多优秀,他们都可以毁了你,因为他们能够决定我们演什么,由谁来演,谁又负责导戏’,上尉:’你知道吗,你变得不像你自己了’

在现实面前,遵从内心与屈服的矛盾,女主角的悲剧,是时代的悲剧和人性麻木屈服的悲剧

上级问上尉,你还站在对的一边对吧?上尉答是的

是的,这时候上尉已经站在了他认为对的一边,而不是政治’对’的那一边

虽然电影中的那个良心发现的秘密警察并不存在,但是这份人性的美,是值得我们歌颂的。

别忘了来自内心的声音